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报告 > 正文

风景因我,风和景明 ——记流花湖公园春游

更新:2017-03-29 13:52:48  |  分享:Vicky ( V3037 )  |  来源:原创  |  阅读:5
标签:景明流花公园

风景因我,风和景明 ——记流花湖公园春游

By 工作组:Vicky

\
 
▲图片来自小伙伴,摄于流花湖公园

历史前言

古城最美的地方在于,大多数的人总是擦肩而过,不以为然,只有知晓历史的人才能有缘成为它的知己,一嗅它被岁月掩埋着的万种风情。

流花湖公园得名来自于园内的南汉古迹流花桥,但,它并不总是被叫做liu hua(一声) hu。如今粤语里,它读为lau4 fa1 wu4;老广州人读它为lau4 fa3 wu4;附近西村村民称它为“西(sai1)湖”;文革时期,因“流花”两字被认为是有“封、资、修”的含义,它曾改名“红湖”。而在汉晋唐年间,它芳名为芝兰湖,连通珠江,是广州主要内港和水路枢纽。明代之后,美人迟暮,流花凋零,只余水塘菜田而已。1958年,因为城区水患,广州市政府决定建成流花湖等四个人工湖泊,流花湖是其中面积最大的人工湖,红旗飘飘,隆隆咚咚一番整修,最后就是我们现如今来到的,流花湖公园。

\

▲流花湖公园老照片

晨昏滚滚水东流,今古悠悠日西坠。流花湖公园人气最旺的儿童乐园附近,四面环湖的一名为“浮丘”的小岛是“借名”,是清代“羊城八景”之一“浮丘丹井”,相传中国古化学的先驱葛洪道长曾在此炼丹修道;抗日战争沦陷后的广州流花湖公园,日军曾在此修建游泳池,因而埋葬过不幸溺水的异乡孤魂;文革动荡,园内的水光湖色,明丽嬛秀,不知曾抚慰过多少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;1986年中英签署联合声明,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曾到访公园,植下了友谊的纪念树。惭愧的是,我第一次听到流花湖的名字,只不过来自一则耸人听闻的犯罪新闻。

预备踩点

人总是难忘自身所处所知范围内的犯罪现场。曾几何时,我的脑海里,流花湖公园等于危机四伏的探险历练地。因此,当我看到社团户外活动的通知推送,“流花湖”“抓凶手”等关键词立马揪住了我这只好奇猫,竟悄悄暗生了些许兴奋和不安。我想,“有时间,有好奇,有探险”,何不小试身手呢?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我,稀里糊涂,各项职务,报名接龙。

其中一项我的职务是活动踩点,地铁二号线,越秀公园站,“小平欢迎你”,和我一起的是总策Kimi,Emma和July。实际上,我未抱有过多期待,一个免费公园又能如此呢?向导Kimi带着我们这几个呆呆的小伙伴,走走逛逛,边游园边讨论活动。细雨濛濛的周六,园内人少,风景倒是一派清新风度。入门便是偌大的湖,水波涟涟,烟波浩渺间淌着一座西式的灰白色建筑,模样神似“水上白宫”,略显陈旧的颜色因而并未添几分“土豪气质”,反而多了几分平易近人。不由得我们赶忙拿着手机,留下一张张业余的“游客照”。那里是流花湖公园的地标之一,曾是唐苑酒家,现计划改为园林博物馆,暂未开放。

\

▲流花湖公园地标之一:“水上白宫”,图片来自小伙伴

流花公园的美在于水多,花多,树多,鸟多,人却不多。春天的流花湖边,树树临风,花落满地,微微浮动着水影斑斓,流花湖像是一位技艺娴熟的民间老艺人,随心拾起绿色的画笔,不经意处便是一幅透着花香的风景人文画。值得一瞧的还有东南亚风情的小园林,幽静的竹林小径和限时的法兰克福玫瑰花园。玫瑰花园的玫瑰单孑独立,但朵朵姿态可人,不逊风骚。一角是哲学大师康德的雕塑,不知这位大神每天散步的时候是不是常常走过满是玫瑰的小路呢,有趣的是一角石像雕塑,竟然有男人模样的“美人鱼”,也不知是不是海神波塞冬和他的妻子安菲.特里忒呢。

\

▲摄于流花湖公园,图片来自小伙伴

Kimi谈到她选择流花湖公园的初衷:越秀公园名气大,这儿人流不多,合适组织。的确,越秀公园游人如织,熙熙攘攘,团队活动是极容易分散的。虽然流花公园相对交通不便,但胜在有地铁直达,无围墙封闭多出口入口。况且,流花公园景色不赖,寻找遮雨亭和卫生间都不是难事。总策Kimi细细询问我们这“三个臭皮匠”的意见,眼笑眉飞,她为这次活动一直精心尽心准备着,策划着。凶手怎么抓,时间怎么安排,游戏怎么进行,下雨怎么处理,意外怎么变通,我们坐在小湖旁的石凳上,风柔柔的,雨小小的,云淡淡的,Kimi说说笑笑,后背颤颤,差点儿跌入湖里,我们聊得不亦乐乎。

报名分组

记得读书的时候,每次班主任调换座位,很少给予大家一个理想的同桌,而排好后老师往往“铁面无情”,全班怨声载道,个个指手画脚,提意见装可怜,叫嚣着自己排位必定好过老师瞎指挥。我也失望不已,读不懂老师黑脸背后是阴谋毒计,是敷衍了事,还是偏心偏见。这次亲临“组员分配”重任,也算是领悟到:分组,除了累,就是无奈,不可能人人满意。因为,当我追求“人人满意”的时候,我的工作是无限耗时的无底洞。

在此,谢谢我们“未下凡的神仙人物”月老:Eddie.他近乎完美完成了分配前期任务,教给我不少他的“分组真经”。

\

▲市花木棉花,阳春三月,正是赏木棉花的好时节


踏青玩乐

临近约定日期,不被幸运女神眷顾的我,突发感冒了。电脑前的我,桌边堆满了一团团奋战过的纸巾,晕晕沉沉,雨天里和朋友一起却喷嚏不止真是可怕的现实梦境,我慌忙吞药丸,艾熏特效穴位,偏偏群里满是讨论下雨天的事宜和新人的请求,得知工作群里8点半集合的通知,我像一只魂飞魄散的小黑鼠,飞奔至小窝里,安然睡去。

\

▲摄于流花湖,图片来自小伙伴

可惜,我还是迟到了,天公不作美,还没出门就小雨滴滴答答了,滴滴答答的还有微信群里请假通知,忘记买水和食物的我,口罩一戴,包包一提,走走跑跑,找不到工作组织,无心流连风景,急得好似无脑的热锅蚂蚁。

最使我们工作组茫然的是,所有小伙伴们乱成一锅粥。当看一个个临时改队请假的告知,看到一个个不知小组迷惑的脸,看到一个个无法辨认小组的人堆,我一度怀疑分组工作是否已经失败了90%,Boss带来的旗子似乎对辨认小组起不到什么作用,Kimi“一身轻装,寒风动人”,悄悄领着我们游戏主持辨认“凶手”,我们好像无力无奈地揉搓着一个球,怎么也搓不圆,奇形怪状。

\

▲摄于流花湖,图片来自小伙伴

等到游戏说明,集体照结束,各组自由活动,我们才缓缓的,终于正式进入春游正题。活蹦乱跳的kimi,带着童心未泯的我们一部分工作组成员,直奔儿童游乐场,心花怒放。摇头飞椅,碰碰车,海盗船,告别童年已久的我们,不比小学生般从容,欢呼雀跃,我竟然如同旧时那个胆怯的孩子一样,飞椅上的我,流下恐惧或是欣喜的泪水,怀旧是一首使人唱走调的歌,想起《童年的消逝》,怅然若失,感冒也进一步加重了。幸好,贴心的组员们小包大包,是吃不完的零食和水果,报纸一铺,席地而坐,风清日暖,意外之外的晴天美妙极了,我们聊聊唱唱,连湖边的鸭子似乎闻声分成小组结队伴舞来了,我这个“贪吃病猫”得以好好慰劳肠胃,春风得意。我窃窃偷笑:阳光为我而来,风雨为我而去。

只是,游戏时间小伙伴们又煮成一锅更乱的杂粮粥。一部分小伙伴则悠哉悠哉,下棋谈天,而一部分小伙伴急不可耐,蠢蠢欲动。由于游戏需要准备,游戏组成员的我们,在一块阴凉林地“密谋预演”。结束之后,后面两个游戏的主持人留在了原地。大概由于那块地林木深深,而且已经万众瞩目,包括总策Kimi在内的我和Azura按照计划返回A游戏点,却无人回应,我们被所有人忽略了。千辛万苦,扭转事态后,混乱仍旧随着我们转移游戏点进一步升级。有小组找不到游戏点,也有小组提早到游戏点,有小组犯规,还有小组人数太少合并他组,当然也有人一脸木然,只觉无聊烦闷。难能可贵的是,在各小组混乱不堪,主持人错误频发的时候,总策Kimi台阶一站,大声厉喝,“气场两米八”,最终为春游活动画上了个句号。

集体活动也许总是如此,再完美的计划缺乏重复的预演和强制性的规定,都不过是痴人说梦。作为活动的工作人员,别总想着让计划可控,让人人满意,我们能做的,也只是“大方向不乱”了。所幸,好天气弥补了所有的不完美,理想中的春天并未缺席。


29
Mar,2017

季月

一年好景君须记

最是橙黄橘绿时




如有意愿参与广州公益语言学习社团,请关注
 
\

About me 
\

一个爱文字的人
一棵想开花的草


在这里
你能遇见这样的文字
雅牵着俗,痴伴着智,冷和着情

 

GEC.社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