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报告 > 正文

“英特纳雄奈尔”,需多久可以实现!

更新:2017-12-12 00:22:58  |  分享:Jason ( V5131 )  |  来源:参考  |  阅读:22
标签:英特奈尔

“英特纳雄奈尔”,需多久可以实现!

\

1938年,侵华日军意欲南下,通过军事手段,步步紧逼,最终击退国民政府军,占据广州,佛山,虎门等珠三角重镇,也便是“广州战役”。其后在无产阶级政党不屈不挠的斗争中,这座国际物资补给线的重要港口城市得以解放,我们才可生活在现今这和平安定,生活设施便利的国际大都市中!

\

因此,这来之不易的发展成果,这城市的一角一落,都不可或缺地,应当被我们珍视。大吉沙岛就归属这座城市,面积10倍于"沙面岛“,但声名却远不如后者,位于粤江两支流汇入南海前交汇的最前端,岛上面貌却仍保持着最原始的格局, 有关交通方式,仅有船只,此外别无其他。这也是限制大吉沙发展的最大绊脚石,纵观中国各地,但凡有些经济实力,无一不是以快捷的交通为先决条件,或是市政府并未有相关开发计划政策罢,但无论如何,我们来了!虽然若干游玩人力量微不足道,在助其发展的路上我们却在默默地砥砺前行!

\

那个周天,GEC一众成员,于有序组织下,分作若干小队,陆续去往大吉沙岛,那日的阳光灿烂明媚,那日的沿路景色别致,那日的人儿笑逐颜开,那日的大吉沙门庭若市,一批接一批的GEC人,经那本地农夫自家船舶的承载下渡过粤江,落脚在大吉沙的小径上。船程虽短,江景却引人入胜,不由使人联想到《边城》内的情节,"掌渡船的老人“,他船上坐着的,是城内那两个欢喜同一位姑娘的亲弟兄,他俩坐船只为到对岸看那惹人怜楚的"翠翠”去,而我们则搭船过去赏那鸟语花香的大吉沙,这样,那农夫便成了“掌渡船的”,粤江便成了“酉水”,而船上欢声笑语的我们仿佛“大老二老”两兄弟般一路嬉闹却又为早日到达争先恐后,而恍若隔世的大吉沙岛仿佛就是那叫人疼爱、娇小可爱的"翠翠"。

\

全部队员上岸后,副队长“泰泰”同队长Jackson征询大家意见,同往农家乐用午餐,饭店老细都厚实可靠,点过饭菜均是即时制作,量也颇丰,着实保留着前辈人那坦诚,交心的为人处事之风,想来也以很久未见过这样的场合,在这样的主人家吃过饭了。餐前餐中及餐后,我所在六队全员,你言我语,好似自己家庭一般,没有隔阂,没有戒备。队员男女对半,个人介绍阶段,绅士中,较直接者,问及女士年龄,皆得回应以十六七,是那天较逗趣的地方。

\

午饭罢,便绕岛一周游,完成指定任务,在这途中,却也有些东西值得回忆,路过正在举行婚礼的那家人,若干队员便驻足摄影,并送上自己的祝福,也有人打趣道:“可以混入食D嘢”~岛面积不大,家禽、猫犬等宠物却不少,给这小岛增添了很多生机,或许是暗示这岛将会越来越好。在拍团队集体照时,在较专业的摄影师(即队长)的指挥同积极响应配合的队员的献计献策下,一张又一张质量上乘的图像便生产出来了,最终,六队亦光荣获得了本次活动"最佳团队”的称号,相应礼品也给赠于与队中几位女孩子。

活动结束,夕阳也唯有不到半张脸挂在低空,橙红色撒满整个小岛,不知不觉中小猫小犬已不见了踪影,忽然听得几声吃力的家禽打鸣声,才发现,我们已经到了“渡口”,凝望着“酉水”,回想起当天与“翠翠”相处的一分一秒,恋恋不舍,但也只得在“撑渡船的”那“老人”的船上,慢慢地,离“翠翠”而去,愈行愈远,直到再也看不见她。

我们还会再来吗?或许明天过来,或许再也不过来了......

丁酉年 十月廿五号
Jason 于广州 

\

文末延伸段:我们能为像大吉沙这样的小岛或其他类似事物做些什么,以让她们    越来越好呢,或许这个问题的答案略显冗杂,非两三字可以概括,但世间万物都有其联系性,看似距我们遥不可及的东西,其实举手投足间都或多或少会产生些影响的,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辩证主义观点,跟流行于西方的"蝴蝶效应”如出一辙,故我的理解是,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兢兢业业,莫要常抱怨,在我们获得经验、知识、技能的同时,我们也以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回馈着社会,这种力量是可以影响到社会每一个角落的。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我有义务以身作则。每一个人都是有理想、有目标的个体,在辛勤的作业下,相信定会像《国际歌》里唱的那样“英特纳雄奈尔,就一定会实现!”

\

拙笔粗略,感谢您的耐心阅读。 
上一篇:离岛寻欢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GEC.社群